返回

西北怪郎之嫖在柔佛州黄亚福街变红灯区

 首页

海外官网域名  :  reaixiaojiejie.com


黄亚福街沦为“小芽笼”,来自印度及斯里兰卡妓女大举入侵,24小时轮流站岗,不只在五脚基拉客,甚至“登堂入室”闯入商店猴急擒客。

百年历史的黄亚福街,是新山具有地标性的街道,战前它曾经是新山最繁忙的商业街道,许多舯舡都驶入纱玉河运货上岸,到黄亚福街周边作买卖。

时代变迁,位于新山坡底(即市区)的黄亚福街,如今却被形容为龙蛇混杂之地,更沦为新山的红灯区。

据了解,自70年代起,黄亚福街沦为华裔娼妓的盘踞地,当时街道店屋也多是华裔掌柜。

她们各有地盘

6年前,坡底的新山旧关卡被拆除后,华裔掌柜见生意做不下去,纷纷迁离,华妓也开始减少,取而代之是“进口黑珍珠”,以及跨性别性工作者(俗称人妖)入侵招客。

据了解,这群妓女24小时轮班制站街,尤其夜幕低垂,整排商店陆续关门时,便变成妓女的天下,环肥燕瘦的“黑珍珠”在商店前陈列一排,任君选择。

《中国报》记者实地探访,每个妓女似乎有自己的地盘,她们站在原本的岗位,井水不犯河水。

记者观察,这些妓女的对象以中老年者和外劳居多,即使是光天化日,也硬拉着路过的猎物不放,行为大胆。

这些娼妓有有的穿着随便,有的穿着花裙,甚至传统服装,即使有些年纪稍长,也照样“扑食”。

同时,黄亚福街商店区,还可看见装潢老旧的酒廊,并打着美女如云字眼,也有许多按摩中心,性暗示意味浓。

在“黑珍珠”聚集的烟花之地,偶尔还是可看见中国“小龙女”踪迹,谁料到百年后的黄亚福街,竟成为新山著名的“红灯街”。

娼妓「守门」商家:赶客

娼妓当“门神”,却成为商家眼中的“衰神”,大叹倒霉!

记者向黄亚福街商家了解,近一两年,这些外来妓女大举入侵,她们爱皆站在商店门口,或依偎在店面前旁的墙壁,等累了,双手干脆靠在柜台等客,导致顾客不敢光临,生意大受打击。

不愿具名的手机员工说,妓女泛滥造成其生意惨淡,业绩不能与其他分行相比。

商家告知,尽管妓女不会惹事,但她们犹如“门神”般,停驻在店面前,令许多想到店里光顾的顾客胆怯,还未踏进店内,便打退堂鼓离开。

他们说,即使多次劝告娼妓在距离店铺远一些地方招客,只会招致她们“白眼”,继续赖在店前招客,令商家气煞又无奈。

欲请走嫖客商家低声下气

印裔嫖客凶狠不讲理,商家欲驱赶嫖客,还得低声下气好言相劝!

在当地经营药材店十多年的东主曾先生(45岁)说,一些印裔爱站一旁打量妓女,或和妓女在店前讨价还价,由于伤风败俗,影响生意,他们都劝请对方走远一些“谈价”。

“我们会小心翼翼地劝告他们离开,甚至不敢多说几句,要不可能被怒瞪或咒骂,甚至招惹来对方上门砸店。”

或许商家态度放软,竟令妓女更肆无忌惮地到店里拉客。

曾先生说,之前有名男顾客光顾药材店,妓女竟然登堂入室,纠缠顾客。

“我当下驱赶了她们(妓女)且给予警告,还好她们也懂得收敛。”

他说,自旧关卡自2009年被拆除后,新山市区人潮不比从前,尤其每逢公共假日新山市区犹如变成外劳城,不过多数外劳只是凑凑热闹,并非都是前来寻花问柳。

五脚基小贩卖“春药”

卖淫行业蓬勃,也让春药生意应运而生!

在黄亚福街可见有小贩在五脚基卖“春药”,壮阳药、催情药甚至情趣用品,装在小小箱子里,箱子置放在一角落等顾客上门搜货,与淫业相辅相成。

商家和路过者似乎对这样的非法兜售,司空见惯。

据记者观察,至少2至3个非法卖春药小贩,打开木箱做生意,如此简便摊位,相信是警方取缔时,方便合上箱子便可“跑路”。

同时,黄亚福街五脚基也沦为流浪汉或醉酒客睡觉地方,影响市容。

扫黄数日“春”风吹又生

春风吹又生,欲火扑不灭,商家感叹“黄色事业”扫不净,即使警方多次到黄亚福街扫荡取缔,没相隔几天,妓女又重回旧地,重操丑业。

商家们说,妓女回巢后,如常地和嫖客挤在楼梯口,讨价还价,司空见惯。

由于这些妓女相信有卖淫集团幕后操控,商家多半都选择不多管闲事,以免遭到对付。

床位仅用木板隔开

妓寮简陋,妓女床位只用木板间隔!

记者走入黄亚福街,发现有数间店面设计,几乎与外界隔开,从外看不透里面的玄机,并且有人在场外看守,人人避而远之。

另外,记者也尝式走入商家所指的“妓寮”一窥究竟,步上店屋楼层,发现妓女的每个床位是用木板间隔,相信是妓女的住处,屋内设施简陋。

如此环境相信难以做生意,不排除妓女会拉客到周围小旅店,进行“性交易”。

现实版《七十二家房客》

72家房客,一间房月租仅20令吉!

周星驰电影《功夫足球》里头,包租婆包租公,以及称霸70年代香港票房的《七十二家房客》,电影情节反映小人物的心声,相信大家都记忆犹新。

在新山的“黄亚福故居”,曾是活脱现实版的《七十二家房客》情景。

《中国报》记者重返鲁马固打“黄亚福故居”,遇到曾是“72家房客”之一的洪金水(69岁),他目前在鲁马固打一间茶室任咖啡头手。

他回忆,当年他19岁,因为单身,加上要在当地咖啡店工作,便和几个朋友,联合租下豪宅的其中一间房间。

他说,他居住在豪宅只有1至2年时间,当时和2至3个友人合租一间房间,当时一间房仅20令吉。

他回忆,当时楼上是租客,楼下是售卖日常用品如售卖水桶的批发店。

他说,住客除了单身汉,也有是一家大小挤在一间房内,环境卫生可想而知糟糕,之后,因政府兴建15楼及17楼组屋,大部分华裔迁移至该组屋。

店屋拆一半成瘾君子天堂

“黄亚福故居”邻近的商店同样面临被回收拆除厄运,但建筑物并非完全拆除,反成了瘾君子的吸毒天堂。

洪金水说,附近的商店也被业主收回拆除,但是拆除工程仅进行到一半,成了瘾君子的集聚地。

他说,之前“黄亚福故居”的租客和当地商家,都是抱着“你住你的,我做我生意”的态度,两者相处相安无事,但现在空置商店却招惹了瘾君子,令商家深感安全受威胁。

另有商家说,“黄亚福故居”之前虽说杂乱无章,但他们和住客向来相安无事。

同时,因发展商因未向市政局申请,便擅自拆除建筑物,已被地方政府列为非法拆除,工程陷停顿状态,四周已被围起来,发展商也张贴告示,指该地段为私人重地勿闯入,否则面对法律诉讼。

唯仍有许多公众未经业主同意,擅自进入黄亚福故居地段,也有公众曾目睹几名瘾君子子在建筑物内吸毒,令该处引发安全危机。

新闻背景
广府人潮州人分居纱玉河两岸

“洪细回忆道,黄亚福街战前的景象,大街沿纱玉河而建,另一边早已建起三层楼的店屋,以黄亚福街为分界线,当时广府人聚居在黄亚福街的三层楼店屋一带,纱玉河一端的直律街,则为潮州人的地盘,各据一方。

早年纱玉河的河道宽又深,还有来自龟咯和振林山的舯舡载着鱼虾等海产前来新山巴刹,舯舡各自载着米、海产驶进纱玉河,停靠在当时印度庙前的拱桥下,与新山人做买卖。”

“早期,在纱玉河直律街有一个甘榜巴亨,为当时著名的'木屋红灯区',是娼妓、中性人和嫖客出没的地方,1 970年代,市政府为了整顿市容,一举征用该地段后发展至今……

古老的色情行业并没有因为'地盘'被征用而湮灭,业者将活动场所分散到附近的罗咪街和黄亚福街。

现在,繁忙的黄亚福街道旁,尚可在店屋楼梯口见到浓妆艳抹的女人站着对过路人抛媚眼,忘了岁月在自己脸上留下的痕迹。”

猜你喜欢

1 西北怪郎之嫖在台湾

2 西北怪郎之嫖在马来西亚

3 西北怪郎之嫖在曼谷

4 西北怪郎之嫖在澳门

5 西北怪郎之嫖在吉隆坡 kl 10大 红灯区

6 西北怪郎之嫖在菲律宾

7 西北怪郎之嫖在柔佛州黄亚福街变红灯区

8 西北怪郎之嫖在合艾

性衝動 可自慰 防艾滋 重健康 莫傷害 凑和諧

2020 © All Rights Reserved

[email protected]